当前位置: 首页 >政务要闻
两个“浑男人” 一碗“黄金汤”
利川市人民政府网 www.lichuan.gov.cn 2018-05-17 08:53:44 来源:
【字体: 】 打印本页 分享

恩施日报记者 赵北平

 

4月28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印度总理莫迪在武汉东湖边会晤的消息。画面播放到两国元首湖畔品茗时,恩施观众沸腾了,那一红一绿两个罐里都是恩施茶!

 

在利川,有一个人更是思绪难平,激动不已,他就是利川市飞强茶业有限责任公司首席制茶师邱建红。4月9日,邱建红接到通知,有重要接待任务,迅速制作“星斗山·利川红”系列中的顶级品牌“天赐·冷后浑”两公斤备用。

 

“重要接待任务!”邱建红莫名地兴奋,还有一种神秘的冲动,进而产生一种不可言状的压力。

 

他立即召集公司的采茶能手,换上统一的工装,驱车来到毛坝镇楠木村——他的老朋友田云奇的奇景家庭农场。这里是4亩“冷后浑”母本园的所在地,农场内拥有40亩规范化种植的“冷后浑”有机生态茶园基地。

 

 

奇景家庭农场

 

邱建红向大家仔细交代采摘标准后,便是进园前的最后一道程序,所有人员清洗双手。

 

昔日采茶热闹喧嚣的小山包上,这天出奇的安静,女人们平时灵巧的双手此时多了一份稳健,多了一份专注。

 

一个上午之后,剔除2.5公斤不合格鲜叶,24.35公斤原料茶在拍照后,由邱建红亲手装车,运回制作车间。

 

下午6点半,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和帽子,邱建红小心翼翼地开始了他的制作程序:

 

在特制的萎凋槽内萎凋6个半小时。

 

小机械揉捻1小时。

 

发酵7小时25分钟。

 

毛火烘干15分钟,摊凉两小时,再烘10分钟,摊凉,低温烘烤半小时。

 

精选后提香。在这个环节上,邱建红特意把低温提香的次数增加为4遍,以达到香气浓烈的效果。

 

最后一次精选,标准为只要看起来稍不顺眼,那就两个字:“去掉!”

 

4月10日下午4点,邱建红取样试泡:汤色金黄通透,液态玉润澄彻,香气如花似果,口感细腻爽滑,滋味回甘醇厚。成了!邱建红细品一口,吩咐装袋封存。

 

4月28日,新华社以《人间至味“冷后浑”》为题,图文并茂报道“利川红”。晚7点,当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出现习主席指着茶罐与莫迪总理交谈的画面时,邱建红顿时热泪盈眶,他不敢相信,重要接待任务,会重要到这个地步。

 

1997年,邱建红从利川市茶叶公司下岗后来到茶乡毛坝,痴迷于茶的他放不下老本行,作为原始持股人,参与创办飞强茶业有限责任公司。

 

然而,长期的中低档茶的制作与销售,产品附加值低,经济效益上不去,公司几度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

 

做一款高端品牌的红茶,配合推进全市“利川红”公共品牌的形成,达到农民增收、企业增效的目的!从2009年开始,邱建红带领公司科研团队,从10多个品种中,选定本地优良茶种“冷后浑”开始攻关。研究茶树的生物学特性及其栽培环境,采回鲜叶用各种方法反复加工试验。累过,苦过,痛哭过。多少个日子里没有白天黑夜,多少回从车间走出来时变成了全身沾满茶毫的“白人”,多少次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然而,多少困难也没能击垮邱建红!3年之后,2012年4月,近20天蹲在车间里几乎没有沾铺,困了就在长凳上躺一下,邱建红成功制成单价每公斤3.6万元的“冷后浑”红茶。

 

2013年9月,“星斗山”牌“天赐·冷后浑”利川红茶获第十届“中茶杯”特等奖。

 

这个被称作“茶中奥运会”荣誉的获得,还只是一个开始。要守住来之不易的品牌,要把品牌化作经济效益还有大量艰苦的工作要做,还有许多棘手的难题要解。此后几年,每年的3月下旬至6月底,邱建红大部分时间都扎在车间,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最长的一次达17个多小时。

 

技术在改良,质量在提升,品牌效应在扩大。“天赐·冷后浑”卖断货了,四面八方的订单纷至沓来。目前,订单已排到3年以后了。

 

电视上那令人振奋得有些躁动的画面才过去,邱建红不由自主地拨通了老伙计田云奇的电话。那边,早已喜不自胜的田云奇抢先开了口:“哥啊,恭喜你这个‘浑男人’哟!”邱建红赶紧回道:“哎哟,感谢你呀,你才是毛坝的第一‘浑男人’嘛!”

 

是啊!邱建红感谢田云奇,打内心里感谢。

 

2004年,田云奇从当地农技部门买来两万多株“冷后浑”茶苗,连同其他品种一共植造了8亩多茶园。“冷后浑”虽然茶质优异,但产量很低。此后几年间,由于重数量轻质量,茶农几乎将自家“冷后浑”毁挖殆尽,偶有遗存,也难以辨识。田云奇不仅没挖,还将4亩“冷后浑”好好地伺候起来。在他看来,这么好喝的茶为什么要挖掉,总有一天它会值钱。他说:“是金子总会闪光,是好茶就会飘香。”

 

就是这股子倔劲,使田云奇成为“冷后浑”这天地间灵物的保护使者。当“冷后浑”前景再现时,田云奇的这4亩茶园就成了“冷后浑”的母本园。目前,毛坝镇“冷后浑”茶园的茶苗绝大多数就源自这里。

 

没有田云奇的坚持与守望,“冷后浑”这大自然高贵的馈赠可能早已绝迹了,邱建红能不感谢?

 

在大力发展“冷后浑”茶园基地期间,田云奇每年为全镇茶农提供近百万株茶苗,使飞强茶业的“冷后浑”基地得以迅速扩大。邱建红能不感谢?

 

按照飞强公司的要求,田云奇在自建的40亩“冷后浑”茶园里,不施一颗化肥,不打一次农药,不用一滴除草剂,成为标准的有机生态茶园,是全村乃至毛坝镇的生态示范产业园。

 

田云奇起到了标杆式的引领作用,为公司提供了最优质的原材料,这次“重要接待任务”的鲜叶就全部采自这里。邱建红能不感谢?

 

因为“冷后浑”而结缘,因为“冷后浑”而情深。因为“冷后浑”,田云奇与邱建红成为“哥俩好”式的搭档。因为“冷后浑”,毛坝人把他们称为两个“浑男人”。

 

浑,在毛坝方言中即浑身倔劲、爱较真的意思。一部微电影《两个“浑男人”的故事》传扬着他们的执着。“浑”,一丝谐趣中满是赞许。

 

可如今,当“冷后浑”誉满天下时,本分厚道的田云奇再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浑男人”了。他说:“过去,大家喊我‘浑男人’,多少还有些开玩笑的意味,现在不同了,那是‘利川红’有功之臣的代名词。相比那些为发展毛坝茶产业,创建‘利川红’品牌做出贡献的领导和专家们,我那点事算什么呢?”

 

在毛坝,人们口口相传着“十任书记种茶三十年”的故事。从1987年到现在,30余年,以十任书记为代表的党政领导、农技干部,坚持带领农民发展茶产业,把愁吃愁穿的农民引上了致富路,过上了富裕太平的好日子。毛坝镇先后获评“中国名茶之乡”“国家生态乡镇”“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

 

在毛坝,一亩茶一般可收入5000元,最高可收入15000多元。全镇年产茶1.6万吨,产值达6.5亿元。2017年,全镇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241元,70%的收入来自茶叶产业。近两年,全镇9个重点贫困村有6个因发展茶产业而脱贫。

 

30年来,那些为毛坝镇茶产业做出过贡献的人,田云奇随口就能念出一串:宋本多、黎志炎、黄仕永、陈朝安、张友平、曾维权、陈凤国、胡家雄、卓万凯……“这些才是真正的‘浑男人’啊!”田云奇认真地说。

 

5月13日,新西兰怀马卡里里市市长大卫·林赛·艾尔斯一行来到毛坝镇考察。在了解毛坝镇茶业发展史,收看印度总理品尝中国恩施茶的视频后,大卫·林赛·艾尔斯郑重地将一枚怀马卡里里市的城市徽章赠送给毛坝镇党委书记曾维权,诚挚地说:“你们长期致力于茶产业发展,为老百姓脱贫做出了贡献,感谢你们!”

 

30年坚守,毛坝镇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立足农民脱贫致富,打造高端品牌,力推公共品牌,进而带动茶产业持续推进,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利川红”劈开脱贫路,“冷后浑”终成国宾茶,全方位印证了毛坝茶人从思路到实践的正确性。

 

一众“浑男人”,熬出“富民汤”。历史在此翻篇,毛坝的辉煌正在续写。

 

链接:“冷后浑”是一种茶叶生化现象。当茶汤温度较高时,茶黄素、茶红素、生物碱、蛋白质、脂质等物质溶解于水,汤色明亮。但随着温度下降,这些物质会形成络合物,达到一定程度时,茶汤表现出胶体特征,汤色渐呈褐色乳状,出现沉淀,茶汤变得浑浊。而当水温逐渐回升,茶汤又会明净如初。这种现象只出现在茶质优良的品种中,因此,“冷后浑”被称之为“茶中至味”。

 

相关链接